首页>> 林业信息 >> 经验交流 >> 文章列表
森林调查员小记
发布时间:2020-11-20 13:59:05 来源:安福县明月山林场 作者:郑雪梅

  提到大山,你以为只有常年坚守的护林员?有这样一批林业,他们要在无路的林区翻山越岭、披荆斩棘,走最陡峭的路,只为做好野外森林资源调查工作。明月山林场的喻国光就是其中一个代表,被马蜂“群攻”,被雪压木砸中,被虫叮蛇咬,都是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去提防的事,更别提常年与险峻的地形和酷暑严寒的天气“对决”,这些已成为日常工作的常态虽然经过多年奔波劳累却并未令他呈现一丝疲态,或许,源于他心中的那林业

  爬陡坡上高他走数万步险丢命

  今的酷夏,毒辣的太阳照得人晕眩,眼前蜿蜒曲折、陡峭的山路周围参差不齐的杂木群令人心生畏惧,负责样地调查的喻国光却抢先几步迈入深山……

  对于他来说,这是一名森林资源调查工作职责。他常徒步几十公里,走数万步,只为详细记录林地、样地、林木及野生动植物资源分布情况。

  没过多久,随行的人累得气喘吁吁,停下来歇息的片刻,一抬头就被喻国光甩出远。罗盘仪、脚架、砍刀、花杆……森林调查员身上并不轻松,这些测量的必带工具重量可不轻,为不耽误一天的做事效率,他们经常手里提或背上背着干粮上山,因野外森林资源调查耗时,来回折返更费时费力,中餐一般都是在山上解决

  前面开路的调查员小曾手上拿着砍刀砍杂灌,脚旁近一米高的草挡住了视线,完全看不路,肆意生长的荆棘“热情”地用刺钩住衣服,成群的苍蝇不知疲倦地四处飞舞……

  来到一处山坡前,喻国光不禁皱起眉,坡度起码接近50度,他想了想,放低脚步,用手扶地承重佝偻着身子,一步步往上挪,突然碰到一根悬空的雪压木擦过他的身子扑通”一声在他的脚旁。危急时刻,喻国光脚下一滑,便顺着陡峭的山坡下去,重重地摔在山脚下

  “怎么?怎么”同行的队友被吓坏了,连忙放下工具,跟着跑下来。喻国光躺在地上喘着粗气说:去年的雪压木半倒不倒,差点被砸到,虽然摔下来,还好捡回条命。”队友们见状,让赶紧提前收工回家休息。喻国光在大家的搀扶下踉踉跄跄站起来,发觉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只好告别队友提前回家。

  25769步,晚上,微信运动弹出日的步数排名。经历了白天的虚惊喻国光深感全身酸痛、困意浓浓便和衣而睡……

  三天后,喻国光跟着队友上山去做样地调查了。

  今年48岁的喻国光明月山林场经营科长,在林场工作已有26年,上面这种情况已是常态。“很多资源调查的工作都是在最炎热的夏天开展,钻荆棘、爬山坡、走泥泞路是家常便饭。

  森林资源查工作主要是对林木、林地和林区内的野生动植物及其他自然环境因素进行调查,而森林的特殊环境条件决定了林业调查的涉及范围广,工作强度大,且调查的标准要求很高。

  爬山路难度大,最怕的还是遇上突发险情

  今年9月的一天,在洲湖镇北山村的一块样地,喻国光一行五人正勘查做收尾工作,埋头算着数据的喻国光与同事,全然没有发现头顶一米高处一个20公分左右的马蜂窝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

  一行人讨论着,声音越说越大,突然喻国光眼前出现一只体大身长的昆虫,来不及细看,只听同伴大叫一声,“是马蜂!”喻国光也一时慌了神,可山陡路窄,慌乱中他一个趔趄摔了下去,马蜂一时没找到“攻击对象”,贴着迷彩服飞了几圈又飞走了,好险!

  “以前有调查员被马蜂蛰过,浑身无力,全身瘫软,伤口肿,治疗不及时还会送命!下山的路上,喻国光心有余悸地边走边跟队员聊天。

  除了调查林地喻国光还得忙于林资源资料整理的相关工作。工作26年来,他很少休过年假,很多时候甚至放弃了与家人团聚的时间,“既然选择了林业工作就得脚踏实地地干下去,不能有丝毫松懈。”这位同事眼里的憨实科长多次参加森林资源调查森林资源作业设计调查。

  “每当坐在车上,看着窗外郁郁葱葱的树木都会特别自豪自己选择成为一名林业人。”在他看来,每一花,每一棵树,每一根草都有自己的故事,也有独属于那份绿色追梦情。